台当局拟开放美猪美牛进口民进党遭质疑执政在野“双重标准”

中新社台北8月28日电 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28日在台北说,将制定美国猪肉莱克多巴胺(瘦肉精)进口安全容许值,并允许进口30月龄以上的美国牛肉。

综合中央社、联合新闻网、中时新闻网等台湾媒体报道,蔡英文当日就此事举行午餐会与民进党籍“立委”进行讨论。有“立委”表示,自己曾上街反对美猪进口,今天却来参加讨论此事,备受冲击,望当局能做好台湾食品安全工作。

蔡英文此举被外界质疑“双重标准”。当年曾主持美牛进口议题的台湾“食品药物管理局”前局长康照洲表示,当年拟放宽进口美牛标准时,民进党是最大的反对力量,必须让民进党说清楚当年反对的理由及现在开放的理由。对于进口美猪,他指“台湾不缺猪肉”。

2014年9月5日,是正式捐献的日子。黄伟提前一周去郑州肿瘤医院做捐献准备。第一次捐献非常顺利,这次捐献过程中碰见的事深刻影响了黄伟——他收到了胡磊父亲手写的感谢信。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中央驻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署长郑雁雄、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派员谢锋、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和政委蔡永中,以及多名特区政府官员、解放军驻港部队其他代表等出席了当日上午举行的中区军用码头移交仪式。

黄伟告诉记者,2014年6月,他接到商丘红十字会的电话,问他还愿不愿意捐献,“我加入就是为了捐献,我正等着呢!”黄伟这样回复红十字会的人。经过体检,黄伟各方面条件都符合要求,成为水上救援队里的捐髓第一人。

据了解,莱克多巴胺在不同国家地区使用标准不同,中国大陆、欧盟等禁止使用,美猪饲养可有条件使用;加之美曾爆发疯牛病疫情,台湾一直禁止美猪进口,且对美牛进口制定了严格标准。

林郑月娥表示,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驻军一直严格按照基本法、驻军法和相关法例在特区履行防务职责,爱国爱港,深得香港市民的爱戴,是保障特区长期繁荣稳定的坚实后盾。她代表特区政府和全体香港市民,对默默守护香港、关爱市民的驻军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由衷的感谢。

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念头源于2013年春节前夕。黄伟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一则女医生为白血病儿童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新闻。其中一个情节深深打动了他:受捐者是一个6岁小孩,给这位女医生写了个卡片:阿姨,你救了我,你是好人,我长大后也要做好人。

重生的胡磊,踏上了跌跌撞撞的康复之路,她更加深刻理解了生命的意义。她去背包旅行,去做义工,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也尽力给社会带来价值。

读了受捐者父亲的来信,刻骨铭心

和黄伟配型成功的白血病患者正是胡磊。80后女孩胡磊出生于武汉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名牌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杭州阿里巴巴总部,事业顺风顺水。

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黄伟和胡磊,了解到更多的故事……

今年9月15日,在北京,武汉女孩胡磊终于见到了恩人黄伟。那一刻,她热泪盈眶,满怀感激地深深鞠了一躬!

林郑月娥在移交仪式上致辞时说,中区军用码头是特区须为驻军重建并供使用的最后一项军事设施。特区政府把军用码头移交后,就全面履行了我们有关的责任。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充分彰显了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在“一国两制”下的关系,具有重要的宪制意义。

实习生 郑星雨 受访者供图

2013年6月,已经43岁的黄伟在当地妇幼保健院通过采样加入了中华骨髓库,成为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

现在,历经重病磨难的胡磊辞职回到武汉父母身边,边养病边探索创业。她说,这次生病最大的收获是认清了生命的本质是精神的充实。自己现在只做两件事:一是自己感兴趣的,二是能帮助别人的。胡磊想用自己在电商业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帮助偏远地区农民解决绿色农产品销售难题,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

然而,第二次捐献并不顺利。黄伟的身体体检没有达标,血糖、血脂、血压、胆固醇、尿酸等指标都偏高。黄伟开启了锻炼模式。首先暴走:慢慢地从5公里、6公里、7公里……到后来最长的一次是一天暴走了15公里。然后游泳,下班后游,每天坚持不少于两公里。饮食方面,黄伟不敢吃面、猪肉,主要吃素菜,肉类只吃一点牛肉和鱼肉。黄伟高强度锻炼坚持了60多天,直到所有指标全部合格,2016年5月26日完成了第二次捐献。

“所有父亲在孩子生病的时候,都愿意代替孩子生病。我也有女儿,所以特别理解作为父亲,孩子生病时那种心情。捐髓表面上挽救的是一条生命,实际上挽救的是一个家庭。”黄伟说。

为拉近与美关系,中国国民党及民进党都希望在执政期间开放美猪、美牛进口,但每每尝试都遭各界反对。在国民党籍台湾当局前领导人马英九执政时期,民进党为阻止此事,曾多次占据立法机构议场主席台,并带领民众上街抗议。

他两次捐髓,只为救陌生人

2016年3月21日,商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告诉黄伟,两年前受捐的女孩如今病情复发了。

有报道指,台当局当日与养猪产业团体座谈讨论开放美猪进口事宜。该团体称此前当局并未与其充分沟通,台湾产猪肉的标识制作工作也未完成,养猪团体坚决反对。(完)

60多天高强度锻炼消除“三高”

三四天找到合适配型,很幸运

胡磊回忆自己第一次接受捐髓时的情景:“主治医生来到我的身边说,你放心,捐献的骨髓已经来了,大概晚上10点给你回输。晚上10点,我就看到那袋骨髓了。供者的骨髓流进身体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力量,我重生了。我感觉这辈子特别幸运,人家一辈子就一世,我这一辈子过了两世。”

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2014年初,胡磊在体检中查出异常。父母把她接回老家武汉,3月通过活检,确诊她患上最严重的T母淋巴细胞淋巴瘤晚期,病情危重,唯一的希望就是做造血干细胞移植。胡磊告诉记者:“与病魔斗争是艰难的,但幸运的是找到了合适的配型。一开始找骨髓库没有抱很大希望,因为几率非常小!但是上天对我实在太好了。大概只有三四天,我就找到了骨髓,而且跟我是全相合。我当时觉得,生命真是太神奇了。”

“我这一辈子过了两世”

今年是中华骨髓库捐献突破一万例,又是第六个世界骨髓捐献者日,有关方面决定举办一次全国性宣传活动,邀请黄伟参加会议。黄伟猜测可能会和那个女孩见面。他为女孩准备了礼物,一件志愿者马甲和一只杯子,寓意一辈子从事志愿者事业。

根据香港基本法,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根据香港军事用地用途安排,中区军用码头是须由香港特区政府为解放军驻港部队重置的军事用地及军事设施。

黄伟来自河南商丘,采访黄伟时能感受到,他性情直爽、快人快语,是个热心肠的中原汉子。因喜欢冬泳,看到一些溺水事故发生在身边十分不忍,于是2008年黄伟发起成立了商丘市水上义务救援队,他担任队长。

黄伟说自己对这封信的内容印象十分深刻,有一段话更是一直刻在他的脑子里:无数次梦见自己代替女儿得了这种病,然而笑醒后发现,残酷的现实不会因父爱母爱而改变。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我觉得这么瘦弱的女医生能做这事,我肯定也能做。”黄伟说。

尽管已捐献过两次造血干细胞,但出于医学伦理学要求,作为非亲缘造血干细胞供患双方,黄伟和胡磊在移植后两年内不能见面。黄伟依旧做着自己的水上救援工作和志愿者服务队的工作。胡磊虽然还在恢复期,但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她就坚持去做公益,她也登记了遗体捐献,希望能为医学事业作一些贡献。

陈道祥表示,接收中区军用码头后,驻军将一如既往,严格依法使用管理,并继续与有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确保中区军用码头的良好运作。同时驻军将保持爱港亲民的一贯本色,在防务工作允许的条件下,适时开放中区军用码头予市民通行。

胡磊告诉记者:“虽然一直没有见过捐献者,但他一直是我的榜样,他的爱心一直激励着我好好活下去。”

Author: foodbev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