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霸”沉浮录强占集体土地非法采砂获利超十亿元

敛财超过10亿元,经判决认定涉案金额全省最大的涉黑案终审宣判:

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鄢敏 通讯员 曾洁赟

办案人员介绍,2003年左右,由于陈志辉有商业头脑、会“赚钱”,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在组织内的地位超过陈献金,成为“一把手”。

一审判决书600多页、33万余字,3000多张审讯光盘,案卷657册。面对浩如烟海的审判资料,二审合议庭仔细甄别犯罪事实、审查上诉意见、梳理争议焦点,力求既不枉又不纵。

大肆强占集体土地发财

证人何某某说:“陈志辉这个人我没有见过,但在我们从事做砂这个行业当中,全行业的人都知道陈志辉是幕后最大的老板。可以说他是称霸清远河砂第一人,我们这一行人给陈志辉起了个绰号——‘砂霸’。”

惠州警方透露,该案件为全国侦破的首例利用USDT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案件。

其中,既包括惠州警方侦破中国首例利用USDT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7人,亦有湛江警方雷霆出击,侦破“7.12”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到案嫌疑人387人,涉案资金流水380亿元。

据知,本案中跑分平台的主要运作模式:跑分人员到USDT跑分平台购入USDT币作为保证金,即可注册成为跑分平台会员,参与跑分抢单。抢单最高额度为保证金金额。跑分人员提供购入USDT币的充值码给跑分平台,跑分平台汇聚各种充值额度的USDT充值码,整合成一个USDT充值码池,并以充值接口方式提供给境外赌博网站。

湛江市公安局副局长骆宏昭表示,“7.12”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件的成功侦破,沉重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有效截断了巨额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的通道,进一步提升民众安全感和满意度。(完)

陈志辉绰号“阿佛”,1971年出生,清远市清城区人,高中文化程度。

附近村的村民卢某华回忆,2012年的一天,大沙塘村的陈金水带了四五名男子用钩机挖他家的樟树。

对于外界关注的USDT?警方透露,USDT中文名称为泰达币,是由外国某公司发行的区块链数字货币。与比特币、莱特币等常规数字货币价格波动不同,其以1:1的比例锚定美元,因此具有币值稳定、分散交易、匿名性等特点。

广东高院二审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了中标,他们通过串通投标报价,统筹安排资金、人员等方式,组织了多家公司参与北江干流清远河段的多个河砂项目投标。被告人陈志辉和潘海添先后在24个河砂项目中串通投标,中标金额共2.13亿余元,被告人刘魏参与了其中11个河砂项目的串通投标,中标金额共9788万余元。

法院认定,2012年4月,被告人陈金水等人发现新庄村委会新联村农机站附近被害人卢某华兄弟的自留地上有一棵大樟树,遂向被告人陈志辉、陈献金汇报。陈志辉、陈献金安排陈金水和被告人陈建全、陈志军、陈国添等人于2012年4月23日将该棵大樟树强行移植到陈志辉的大院内。其间,陈金水等人还将卢某华兄弟打伤。经价格认定,该樟树价值28000元。

在河砂开采过程中,陈志辉负责组织、领导,决定河砂开采合作方式、利润分成、获利用途等。潘海添、张某华各自作为己方代表,负责河砂开采各项事务管理。陈鉴洪负责砂场、船舶的管理等;陈焕新负责砂场管理和协调与水利部门、交警部门关系等;吴燕飞负责砂场管理、协调与水利部门关系等;陈海华负责组织人员为非法采砂望风……自2004年至2018年初,陈志辉、潘海添等人非法采砂数千万立方米,获利超十亿元。

今年6月29日,广东高院对陈志辉等35人涉黑案做出二审裁定,陈志辉犯九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处罚金3372万元,其余34人亦被判刑并处罚金,该案也成为经判决认定涉案金额全省最大的涉黑案件。该案的审与判,揭开了“砂霸”的沉浮往事——

2020年4月初,惠州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有人在境内外社交群中大肆推广名为“U付”的USDT(泰达币)跑分平台APP涉赌活动线索。市公安局立即组织专案组开展立案侦查工作。经侦查,专案组查明以巫某平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购买境外服务器,建立“恒大贵宾会”“俄罗斯娱乐城”“意大利贵宾会”等3个赌博网站,设置百家乐、彩票、时时彩、北京赛车等赌博项目。

2019年11月,广州网警、治安部门会同增城区公安分局对网络赌博犯罪线索进行深入研判分析时发现,一团伙开发了多款表面为普通棋牌游戏、实际为网络赌博的APP软件。该团伙投资注册网络公司,以公司化管理的模式,一方面组织人手,开发运维赌博游戏APP,并将服务器设置在境外,另一方面招聘客服,以分享收益、拉人头的方式在广州和其他地区发展各级代理,提供赌博结算服务和赌资追偿服务,不断吸引会员加入赌博,从而获取巨额利益。

“在龙塘镇提起陈志辉,可以说人人都怕。”一名证人说。

2019年4月22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一,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大沙塘村中一栋十分显眼的违建别墅在推土机的轰隆声中倒下,周遭挤了不少围观的群众。他们中,大多数听过这座别墅主人的名字——“砂霸”陈志辉。豪宅倒下前,笼罩当地近30年的陈志辉涉黑团伙,也在这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倒下了。

中国首例利用USDT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案件告破

湛江警方在加强网络巡查工作时发现,一个以湛江市雷州籍人员为首的网络跨境赌博犯罪团伙,通过在境外互联网服务器上架设非法博彩投注平台,大肆发展境内赌民进行私彩投注活动。由于该犯罪团伙涉案金额巨大、人员众多、层级复杂,湛江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成立“7.12”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

“在我们这帮人中,陈志辉的话像圣旨一样,哪怕是错的也要执行。”被告人陈辉强说。

“我们种植了大量的榕树。之所以租下这些土地并在上面进行种植,我们是想以后政府需要发展征用这些土地时,能获得青苗补偿款。”陈献金供述称,后来,他们如愿获得了高额的征地补偿款和额外的青苗补偿款。

包括周清华在内的多名被告人在供述中回忆,2003年开始,以陈志辉、陈献金为首的这伙人涉足河砂行业,攫取了巨额财富。为了更好地控制手下人,他将砂场分出股份给手下部分人员。陈志辉团伙疯狂盗采北江河流域内河砂的同时,还涉足矿产石场,进行非法开采,积累了大量财富。后来,他们开始陆续投资房地产、水电站、防火门厂等生意。

从靠打架打出名声,到控制村民小组攫取第一桶金,再到非法垄断河砂开采与销售攫取利益超过十亿元,作恶累累的陈志辉团伙涉黑案,成为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案件。

被告人周清华入伙前的身份有点特殊。1963年出生的周清华,原是一名退休公安,头脑灵活。退休后,他当起了团伙的“军师”。

这在法律上宣告了一代“砂霸”陨落。

这组数字背后,反映出这个位于中国边境省份对打击跨境赌博犯罪的决心,坚决维护中国经济安全、社会稳定和国家形象。从另一个角度看,体现出警方在疫情期间对犯罪集团不断增量网络平台赌博规模的精准研判。通过全警联合协同作战等方式,迅速形成了对跨境赌博犯罪的压倒性态势。

非法采砂获利超十亿元

团伙内部,有着森严的等级。被告人陈世文说:“从2009年开始,我们每年清明期间去新丰祭祖,每次都是陈志辉、陈献金的车排前二位,陈国强的车殿后,村长陈国添的车在车队中间,行驶过程中不能超过陈志辉、陈献金的车。”被告人陈鉴洪记得,“有一次陈焕新超过陈志辉、陈献金的车,被二人责骂。”

由于涉案资金巨大、涉案人员众多,广州警方迅速组织市、区两级公安机关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办工作。

2019年5月22日和2020年5月15日凌晨,按照公安部和广东省公安厅统一部署,湛江警方先后组织开展了两次统一收网行动,截至目前,先后抓获涉案人员387人,依法刑事拘留287人,网上追逃33人,逮捕245人,已移送起诉222人,查明涉案资金流水380亿余元,冻结查封资金资产上亿元,扣押一批涉案资产,电子设备、银行卡及其它作案工具。

专案组经过深入调查,发现该团伙是一个集软件开发、平台运维、网络推广、支付结算、赌博代理会员为一体的全链条犯罪团伙。团伙组织架构严密,人员角色分工明确,内部细分为管理部(含股东)、技术部、客服部。该团伙一边利用互联网公司为掩护,将赌博网站(APP)服务器设置在境外,针对不同地区开发不同玩法的赌博平台,一边通过公司的客服推广赌博平台,发展赌博代理和会员。该团伙通过在赌博平台上出售虚拟币牟利,代理通过发展赌客提成获利。据初步调查,该团伙的涉案赌资流水逾50亿元。

据介绍,为逃避警方侦查打击,“大股东”会在2至3个月让下线更换1次赌博网站投注,部分赌博参与者会在3至6个月更换一次赌博账号,案件存在一人使用多个赌博网站、一人拥有多个赌博账号、多人使用同一个赌博账号等复杂情况。在侦查中,办案民警还发现赌博集团其中一个“股东”陈某涉嫌经营地下钱庄非法兑换外币,经查,其非法经营涉案资金流水达100多亿。在侦办“7.12”特大网络赌博案的同时,又牵出两个跨境网络赌博犯罪团伙,两个团伙每月平均涉案投注金额近人民币10亿元,涉案资金流水约170亿元。

此外,团伙成员还占用村集体土地建了两栋出租房、三个货场……经办该案的广东高院刑一庭法官苏智丽介绍,陈献金、陈志辉等人的“第一桶金”正是靠侵占村集体土地获得。

经过缜密侦查,专案组发现该犯罪团伙主要以黄某、陈某婷、周某发、徐某耀等人为首,使用20余个非法博彩投注网站,在境内遥控指挥,境外管理运营,大肆发展境内赌民在网上投注“七星彩”、“时时彩”和“足球博彩”。办案民警梳理出大批涉案用户账号,以及其他有价值的信息数据,逐一核实了赌博集团涉案人员具体身份、角色、涉赌金额,并进一步印证了赌博集团的组织架构。

法院审理后认定,2003年左右,陈志辉与潘海添涉足河砂开采行业,通过与张某仪、张某华(此二人另案处理)等人纠集在一起,在竞争中形成了强势地位。从2008年开始,该组织通过串通投标,垄断了北江干流清远河段河砂开采项目。

法院认定,陈志辉等人的上述行为构成抢劫罪。

一款普通棋牌游戏APP何以赌资流水数十亿?

有人因超“老大”车被责骂

此外,陈志辉还贿赂水务等部门人员,让非法采砂一路绿灯。

看中他人樟树用钩机挖走

专案组经过梳理发现,该团伙的组织架构包括“总监”-“大股东”-“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六层,呈金字塔型,金字塔的最高层是“总监”,最低层是“会员”,每个“大股东”到“会员”作为一个闭环式结构团伙,独立运作,分层管理,逐级招收下线。由“会员”投注,“代理”级以上为管理层,逐级约定股份占成和提成比率。

今年6月8日,经专案组侦查得知该团伙即将搬往境外,当日,全市公安机关出动警力200余人,分5个抓捕组,在惠州惠城区、博罗县和深圳等地同时开展收网行动。截至目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巫某平、曾某培等77人,共打掉网络赌博网站3个,摧毁涉案工作室5个。经审查,该团伙骨干成员9人全部到案,查明涉案资金上亿元,查扣冻结涉赌资金200多万元。

被告人陈献金供述称,大约从2004年起,陈志辉因生意越做越大,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广,“我们也越来越尊重陈志辉,他成了村中的核心人物。”

这伙人就任村干部后不久,便以“查荒灭荒”为由,将村中分发到个人的山地收归集体。另一名证人回忆,山地被收归集体后,陈志辉、陈献金等人提出要租200亩种树,每年3000元,租期50年,当时没有召开村民大会表决,并且合同租金偏低、租期过长,价格也没逐年递增,村民好大意见。

法院查明,上世纪90年代初,陈献金、陈志辉、陈国强等人在与邻村村民的群体械斗中逞勇斗狠,打出了声威。1992年,陈献金在陈志辉、陈国强等人的支持下,使用威胁、恐吓等手段,担任了大沙塘村民小组干部。陈献金上任后,以经济利益利诱,吸收了陈海华、陈辉强、陈鉴洪、陈焕新等人为手下。1997年,陈献金与陈志辉、陈国强等人密谋,借村民小组干部换届之机,通过操纵选举将陈海华、陈辉强、陈鉴洪等人推选为大沙塘村民小组的干部。自此,陈献金、陈志辉形成了对大沙塘村民小组的控制。

警方介绍,该团伙成员彼此分工明确,网络赌博工作室负责推广赌博网站、招揽赌客等,网站刷单洗钱工作室负责利用USDT(泰达币)跑分平台,为境外网络赌博网站提供非法支付结算服务。

团伙在当地为非作歹,村民不停举报。2016年11月,清远市公安局对陈志辉、陈献金等人涉嫌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案件,正式启动立案侦查程序。2018年4月2日,陈志辉、陈献金等35名犯罪嫌疑人,被上千警力一举抓获。

2019年12月27日,清远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串通投标罪、非法采矿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妨害作证罪、开设赌场罪,决定对陈志辉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3372万元。被告人陈献金犯八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1122万元。其余33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至1年10个月,并处罚金。一审判决后,陈志辉等30人提出上诉。

据检察机关指控,在该组织的发展壮大过程中,退休公安民警被告人周清华受非法经济利益的吸引,加入到该组织中。周清华利用其法律知识和工作经验,积极为组织出谋划策,如:对组织成员进行模拟审讯,教唆组织成员串供等,其行为增强了组织逃避打击的能力;在“文明村”“美丽乡村”建设中,周清华着意包装、美化陈志辉等人,为洗白陈志辉、陈献金等人的身份起到了重要作用。

经过深入摸查取证,专案组基本摸清该团伙的组织架构及人员情况后,今年8月6日,广州警方出动1000余名警力,对该案开展统一收网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73人。经审查,已刑事拘留173人(已批准逮捕150人)、取保候审22人、行政拘留45人、罚款2人,冻结银行账户1125个、涉案资金3000多万元,捣毁赌博平台研发运营公司4家、网络赌博平台研发运营工作室3个、服务器设在境外的特大跨境网络赌博代理团伙2个,打掉赌博APP平台7个。成功实现了对犯罪团伙从注册公司、组织管理、开发运维、网络接入、发展推广、赌资结算等犯罪的全链条打击。

Author: foodbevnet.com